caster资讯

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

2021-12-30 00:52 阅读次数:

声明:细节

点击“不要再出现”,小窗口不会自动出现。如有必要,可以重新打开小窗口在词条头播放播放器设置。

(日本文字冒险游戏《Fate/stay night》中的女主角之一)一般指的是Arturia潘德雷肯(日本游戏《Fate/stay night》中的角色)。

及其衍生作品中的角色。在第四次和第五次圣杯战争中,他被召唤到这个世界,等级为“军刀”。真实身份是英国古代传说中的亚瑟王。

川澄绫子(日本)、凯瑞华格伦(美国)、白学岑(中国大陆)、郭碧珍(中国香港)、雷碧文(中国台湾省)

在他去世之前,他是古代英国传说中的国王。也被称为亚瑟王。人们称之为骑士中的骑士,亚瑟王。在第四次和第五次圣杯战争中,他作为一个精灵,以“军刀”的军衔被召唤到现代参加圣杯战争。

奥驰亚的皮肤柔软白皙,披着金色的头发,瞳孔呈亮绿色,素颜的脸蛋很好看。娇小,15岁的时候,我拔出了石头里的剑,停止了生长。在日常生活中,蓝丝带会被用作装饰来卷起头发,看起来像中世纪欧洲宫廷中的贵族女孩。头发卷起来的时候看起来温柔端庄,而节目上映的时候看起来温柔贤惠甜美。阿尔托利亚声称头顶上有一根愚蠢的头发。这愚蠢的头发象征着国王的荣耀,没有人能碰它。

尽职尽责,忠诚正直,拥有亚瑟王的荣耀和骄傲。有着高度的自尊,坚强的个性,不服输的态度,会热衷于竞争的输赢,忽略身边的事情。我喜欢尝试独立解决问题,对自己的能力有信心,对卫宫切嗣对自己的不信任感到愤怒。

死前享受美食。成为追随者后(尤其是第五次圣杯战争期间),胃口大开,美其名曰“补魔”,对收集食谱很感兴趣。

我喜欢各种各样的菜,但我不喜欢章鱼。她对卫宫士郎的烹饪有批判性的评论,讨厌粗糙的食物。如果她的厨艺达到了很高的水平,水平稍有下降就会引来她不满地盯着,甚至引发武力危机。

我喜欢简单的服装,但不喜欢过多的装饰。她每天穿的便装都是远坂凛送的礼物。后来,Rin给了她便装。睡衣是白色背景上有蓝色花朵和白色吊带的和服。

擅长运动和赌博。我经常和Shiro讨论剑道,并给予指导。他非常擅长画鬼牌或二十一点,在二十一点上击败了间桐樱和藤村大河的美杜莎三人组。然而,金钱的概念是单薄的。

作为一名士兵,她喜欢与敌人正面作战。对她来说,这是一种充满侠义的战斗方式,符合她的审美意识。

作为一名军事指挥官,他有出色的作战策略,讨厌“从计划阶段编造毫无根据的作战”的倾向。能够仔细审视作战,随着形势的不断变化而改变战场上的军事行动。

与强敌作战时,斗志会变得高昂,享受战胜敌人后的愉悦感受。凭借自己的A级魔法力量,它会毫不犹豫地冲上前去与魔术师一较高下。

当继承人是统治者时,业绩增加。运气下降了(因为连继承人都不够神奇),受御主生活方式的影响。

Saber是拥有红龙之心“龙因子”的人。他不需要魔法电路。只要血液循环再吸一口气,他就能产生神奇的力量。这是与普通魔术师相比不同维度的“魔炉心”。

奥驰亚有一对魔力,可以让魔法阵和即时契约魔法失效。即使是最高等级的魔法师也不能用魔法直接伤害Saber。

成为随从后,拥有B~A级的骑行能力。能够熟练控制各种坐骑,包括古代的两匹战车和现代的陆地车辆。

奥驰亚持有的最大最强宝藏被玩家戏称为“EX咖喱棒”。剑杆,被认为是亚瑟王最强大、最尊贵的象征,在剑杆类别中居于顶峰。

不是人类伪造的。以人们的向往为原料,在星球内部结晶,是“最后的幻影”终极法宝之一。最初是由星精灵管理的。湖之少女管理后,以魔术师梅林为中介交付给亚瑟王。

一把剑把持有者的魔法转化为光,通过汇聚和加速增加动量,然后像激光束一样从剑的前端向下摆动发出,从而摧毁一切,使表演精神层面的魔法成为可能。

a .它的巨大魔力除了顶之外还有热度。当然魔功消耗激烈,不可能做成系列。在第四次圣杯战争中,被卡斯特(吉尔德雷)召唤的怪物被这个宝藏烧掉了。因其规模和破坏力,被列为“城市之宝”。

最初出现在亚瑟王的传说中,亚瑟王拥有的剑之剑。亚瑟隐藏了国王孩子的身份,被魔术师梅林抚养长大,拔出插在岩石里的剑,成为了传说中的国王。从那以后,这把剑一度被折断,亚瑟王通过守护国王的湖妖薇薇安得到了一把新剑。

亚瑟王拥有的两把剑有时两边都叫神剑。但是拔出插在岩石里的剑的轶事和后来在湖里得到剑的轶事不同,后者被认为后来把它变成了一个故事。所以前者的剑叫卡利本,后者的剑叫神剑(断钢剑,湖中剑)。

通过缠绕几层风,光线的折射率发生变化,覆盖了叶片的结界。它比宝藏更接近魔法。通过这个结界,对手无法识别剑和攻击的距离和轨道。因为藏宝也涉及到隐藏真名,所以在圣杯战争前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的优势,那就是攻击力和命中率都会有所提升。以风为刃,缠绕在刃上,增强攻击力;靠“隐形武器”,就是命中率。

带来优势。可是由于优点是“看不见”,面对心眼使用者或不依赖视觉的对手,则不会发挥出命中率上升的效果。

 

  还有在第四次圣杯战争中,曾一举解放凝聚的空气,作为扫荡敌人的对集团用贯通型远隔武器“风王铁槌”使用。

  誓约胜利之剑(Excalibur)唯一配套的鞘,源于妖精乡阿瓦隆岛上的宝具。持有者会从任何伤势当中痊愈,就连任何形式的老化也会停止。另外透过解放它的真名,带来最强守护的结界将会展开。连基于魔法的干涉也无效化的这件宝具,其存在本身就等同于“魔法”。

  到达了魔法领域的宝具,可切断到来自所有物理干涉,平行世界干扰,以及多次元的相互通讯(直到六次元)。 Saber如果身处其中的话,无论如何都无法触及到她。

  在传说中,丢失此鞘一事使亚瑟王的人生降下不祥之影,那最后更牵连到王国的崩溃。到了现代,爱因兹贝伦在康沃尔(Cornwall)挖掘出,交付到卫宫切嗣的手中。其后,被埋进卫宫士郎的体内拯救他的性命,成为了与阿尔托莉雅结缘的契机。在Fate路线里,得知士郎就是自己的“鞘”,两人在圣杯战争中获胜。

  传说中不列颠的“亚瑟王”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所领导的高贵骑士。他们那伟大的行为与事迹,被后世的很多作家所歌颂。

  不列颠传说中名声远扬的魔术师,亚瑟王的引导者兼指导老师,也是亚瑟王在骑士团以外倚为左右手一般的辅佐者。非常了解王的癖好,布置的反吃货陷阱曾捕获过偷偷潜入厨房的阿尔托莉雅。甚至信号弹魔术的咒文就是——“阿尔托莉雅!开饭啦!”

  第4次圣杯战争中成功召唤阿尔托莉雅(Saber)的御主,当看到传说中的亚瑟王竟然是一个小姑娘时,打心里痛恨着世界黑暗和命运的不公但又做不了什么,只能选择沉默。经常在战斗中选择与她分开作战,反而是切嗣的妻子爱丽丝菲尔与她零距离相处的时间最长。

  卫宫切嗣在冬木市收养的孤儿,第5次圣杯战争中意外召唤她的的御主,由于不完整的召唤,使两者本来应该联系的灵脉处于断线状态,因此完全没有收到主人卫宫士郎的魔力。

  第五次圣杯战争中以Caster职阶被召唤的英灵,UBW线抓走藤姐作为人质,使用宝具“万符必应破戒”从士郎手中盗取了Saber的控制权。

  公元5世纪,罗马帝国遭外敌入侵,日渐表现出消亡分裂之势。曾属罗马帝国领土的不列颠尼亚群岛,则陷入了自相斗争的局面。尤瑟·潘德拉贡,不列颠尼亚诸侯之一,于十五年前败北于卑王伏提庚。将希望寄托于下一代的尤瑟,与他的御用魔术师“梅林”计划创造出一个天生就超脱于凡人之上的新王。他们将不列颠王的血统、不列颠化身赤龙的意识形态,以及用以完美融合两者的尊贵的女性血统,混合创造母胎。就这样,传说中的亚瑟王——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悄无声息地诞生了。

  由于阿尔托莉雅是个女孩,无法直接继承王位。为了在其成长期间避开众人的视线岁时被领进了老骑士艾克托爵士之家,结识了义兄,凯。自此,阿尔托莉雅在养父家过着清贫的生活,作为见习骑士,被艾克托训练剑术和礼仪,同时与父兄一起参与务农。

  当然,阿尔托莉雅一天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进行着身为王的教育,即使在每天仅有的3个小时睡眠之中,也被梅林灌输着王的教诲。如此无休止刻苦学习、训练的日子,从未有一刻停歇。

  阿尔托莉雅15岁时,父亲尤瑟·潘德拉贡去世。根据梅林的预言,骑士们希望在国家教堂墓园中以拔取石中剑的形式来选任新国王。一直隐藏身份的阿尔托莉雅走到石中剑前,没有人注视着她。因为已经有太多骑士去尝试却失败了,甚至骑士们已经开始怀疑梅林预言的真实性。

  面对这把决定她命运的剑,她的脑海响起了梅林的声音“在拿起那东西前,还是先仔细想想比较好。一旦拿起那把剑,直到最后你都将不再是人类,你会被所有的人类憎恨,并最终迎接悲惨的死亡吧”。

  阿尔托莉雅很清楚,一旦拔出石中剑,她将不再是过去的那个为了成为王而拼命学习、训练的小姑娘,而是一位真正的王。为了守护人民,自己的剑上必将染满鲜血,即使被抛弃、背叛、唾骂,她也再无回头之路。

  不再有任何犹豫,阿尔托莉雅仿佛理所当然一般拔出了那把“必胜黄金之剑”。即刻起,时光长河便为王而冻结,王的身体和容颜停止了成长和衰老,永驻在15岁的那一刻。

  她继承王位后,为了隐藏自己的真实性别,以王的身份迎娶王后格尼薇儿,举办盛大的婚礼并将此昭告天下。新婚之夜,阿尔托莉雅向王后坦白一切,一直崇拜着王的格尼薇儿虽然黯然神伤,仍表示谅解。后来,圆桌骑士中的首席骑士兰斯洛特想要替王解忧,亲自与王后谈心,意外得知了王的真实身份,发现了格尼薇儿这些年来所背负的重担。自此他们陷入了爱河,格尼薇儿认为自己与兰斯洛特相处时得到了“彻底的解脱”。

  另一方面,王率领着兰斯洛特、高文等骑士,建立了无数功勋。王的战斗姿态仿佛是战争之神所精心挥墨创作出来的艺术品。与其他的王不同,她始终站在最前线,没有敌人敢于阻挡她前进的道路。于10年间连续获得12场重大战役的胜利

  a,使原本疲弱的王国变得空前强大,此刻,王的声望宛若神明。阿尔托莉雅的身体与容貌止于拔剑的那一刻,而这正是因为石中剑所蕴藏的魔力。有许多骑士都认为这是神谕而倍感恐惧,但大多数还是将他们王的不朽形象视作神圣的象征。只要那位王仍是优秀的贤君,性别根本无关紧要,因此对于王的娇小身躯以及过于美丽的脸庞,也没有人在意。在这期间,梅林把她带到一个圣湖旁,阿尔托莉雅得到了湖中精灵赠送的圣剑Excailbur。梅林告诉她,至少在任何时刻也要保存圣剑之鞘,但后来还是不慎丢失了。

  在那个时代,人们活在饱受蛮族欺凌的世界,他们急需一个强有力的王来统治他们,骑士们也只会听从于一个优秀的指挥官。阿尔托莉雅是唯一符合上述条件的人选,因此最初没有人敢于反对她。她在敌人和自己国家的百姓眼中被视作公平和无私的象征,尽管敌人与百姓都在战争中死去,王的决策始终被认为是正确无误的。在阿尔托莉雅的领导下,军队很容易重振旗鼓,在击溃外来入侵蛮族势力时几乎毫发无伤,掠过战场时,专门为了防御亚瑟王的堡垒也被轻易击垮崩毁,敌人均随着王的加入而分崩离析。

  然而,一切战争上得到的胜利必须要有相应的代价才能获得。压榨一座村庄的物资以整顿军备,顶着保卫国土的借口讨伐异族,换来的是保护了更多的民众表面上不被屠戮。阿尔托莉雅谨记着当初的誓言,一个王是无法在充满仁慈、优柔寡断的心情下治国的。所以她坐在王位上时,从不流露出悲伤的情感。没有人比王的治国能力更强,处理事务毫不偏差,惩罚敌人毫无偏私。她仿佛一个精密到小数点后几位的天平,计算着得失平衡。

  战无不胜的王国,令手下的骑士们有了更多的想法,他们惧怕王那冷酷无情的决策,开始质疑王杀少救多的行为,甚至认为这是对骑士道的玷污。正因如此,在赢得多次战役,有条不紊地领导民众后,骑士特里斯坦喃喃道:“亚瑟王,不懂人心”,之后便离开了圆桌骑士团。而他后来也为说出这句毫无意义的混话而后悔终生。

  不幸的是,这一说法令其他的骑士逐渐升起异心,开始怀疑王不再能够领导他们。以往震慑于王的威严的权贵领主们,也在恶意关注着王的决策,一旦王有任何被认为是错误的行为,就打算集体将她从王位上赶下来,这样他们才能够以权谋私获得更多利益。王在诸多压力之下,行事更加谨慎小心,愈加将自己严密地伪装起来。

  阿尔托莉雅坐上卡美洛王座的第十年,兰斯洛特与王后之间的关系曝光,兰斯洛特被逼逃亡。王并没有将此事当作叛国事件,而是认为这件事全出于桂妮薇想衷心保护自己的秘密而做出的努力,对此她表示理解。但是王后的行为触犯了当时王国宗教所奉行的禁忌,不得不当众将这位王后推上了火刑台。兰斯洛特出面强行干扰处刑,夺走了格尼薇儿,并且在两方交锋中杀死了加荷里斯和加雷斯,身为后者的兄弟,高文恼羞成怒,誓言与兰斯洛特绝交,圆桌骑士团濒临崩溃。

  在这期间,阿尔托莉雅有了一个“儿子”(实为摩根勒菲以阿尔托莉雅为蓝本的人造人女性)莫德雷德,经由她自身的努力和摩根的推荐成为了圆桌骑士之一。她极度崇拜自己的“父王”,并对自己拥有着王位继承权有着极高的自信。有一天,她摘下自己的头盔,露出了那张与阿尔托莉雅极其相似的脸颊,告知了自己的身世,并宣称自己的继承权。

  对此一无所知的阿尔托莉雅被这个事实冲击了心脏。但她深知不列颠坎坷的命运,继承这个王位意味着无穷的灾难。她可以带领不列颠逆天改命,是因为自小就被日夜灌输着王的教诲并磨炼了心性,而身为人造人的莫德雷德缺乏了身为王最关键的教育。

  a另外一方面,一旦莫德雷德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私生子”的身份曝光,一直等待王犯错的诸侯领主们也将会有机会削弱她的权威,从而引发不列颠的决裂和内战,她那个心怀不轨的姐姐摩根也很可能会利用莫德雷德,不列颠必将毁于一旦,因此谨慎的王拒绝了莫德雷德的请求。

  但王并始终以大局为重,她在自己出征期间将守护王国的重任委托给了莫德雷德,希望通过这种行为感化这位顽固的圆桌骑士。有其他两位圆桌骑士高文和凯的坐镇,阿尔托莉雅对王国的安危也很放心。为了解决王国内的饥荒问题,王带兵远征罗马,但她没想到坐镇王国的圆桌骑士凯会私自外出,只留下高文与莫德雷德留守不列颠。

  莫德雷德辜负了王的信任,她对于王的爱有多炽热,随之转变而成的恨就有多强烈。她认为“父王”不承认自己这个“儿子”,是将对摩根的不满迁怒到自己的身上。就这样,一个天大的误会就此形成,而摩根的阴谋也顺利展开。莫德雷德在摩根的怂恿下,趁机带兵叛乱,那些一直心存不轨的诸侯领主们也纷纷加入了莫德雷德的麾下。从罗马远征回归的阿尔托莉雅早已筋疲力尽,自身实力远不如巅峰时期。剑栏之战中,她与莫德雷德两败俱伤,她用圣枪“伦戈米尼亚德”杀死“叛逆骑士”,而莫德雷德也在临死前劈碎了“父王”的头盖骨,砍瞎了“父王”的一只眼睛。曾经的首席骑士兰斯洛特带兵前来救王,但为时已晚,这位圆桌骑士也因此悔恨一生。

  此刻,倒在剑栏之丘上的阿尔托莉雅看着即将灭亡的王国悲痛欲绝。她在继承王位前,便已知晓不列颠的命运。她放弃作为女性而成为了男性的王,将内心冰封起来失去了人的感情,为了王国的生存而堆积了无数剑下冤魂,而这一切都是为了让自己的王国可以尽可能的得以延续,哪怕王国毁灭,不列颠的人民也能够并入其他国家或者民族而得以延续。然而,当她的一切努力与付出尽数付诸东流,不列颠在内战中惨烈灭亡、人民死伤殆尽的事实摆在面前,她根本无法接受这样的结局。将死之际,她与“世界”阿赖耶定下契约,即使付出永堕轮回的代价,也希望得到圣杯许下愿望“重回选王之日”

  注:Fate/Zero所处的世界已被官方认定为 「跟stay night相同条件却微妙不同的世界」,因为第四次圣杯战争的阿尔托莉雅的所言所行并非与第五次圣杯战争的阿尔托莉雅的人设相同,可以看做是平行世界,也可看做是一个世界。

  1994年,第四次圣杯战争正式爆发。地点位于德国爱因兹贝伦家族的城堡,作为入赘女婿的卫宫切嗣得到爱因兹贝伦当代家主赐予的,刚刚于康沃尔挖掘而出的圣遗物“阿瓦隆”,传说中亚瑟王的圣剑——誓约胜利之剑的剑鞘。切嗣将魔法阵布置完毕,以阿瓦隆为媒介,成功将传说中的亚瑟王召唤为自己的从者。

  但是,亚瑟王的性别却不同于传说中的男性,切嗣虽然感到惊讶,但不影响他心中的计划。阿尔托莉雅被切嗣指派为他的妻子爱丽丝菲尔·冯·爱因兹贝伦的贴身护卫并前往冬木市,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营造出爱丽斯菲尔才是Saber御主的错觉,意图迷惑第四次圣杯战争的其他御主,而切嗣本人则处于暗中行动。

  虽然召唤出阿尔托莉雅的圣遗物是阿瓦隆,但其宝具誓约胜利之剑的剑鞘却在生前就已遗失,因此她并不清楚这件宝具眼下就封印在自己保护的对象爱丽斯菲尔的体内。她不同于其他从者,她并非是死后成为英灵从而参加圣杯战争,而是临死前与阿赖耶签订契约而得以参加,无法做到其他从者都拥有将自己灵体化的能力,因此在远程行动上也限制于交通工具。

  初至冬木市的阿尔托莉雅逐渐接触到爱丽斯菲尔的内心世界,决定成为她的骑士。初战遭遇迪尔姆德·奥迪那,两方展开激战。战斗中被迪尔姆德用宝具刺伤左臂,致使左手拇指无法动弹,而作为亚瑟王的招牌宝具“誓约胜利之剑”也被封印,导致往后的数场战斗完全无法发挥真实战斗力。战斗中途,征服王伊斯坎达尔突然出现打断了两人的决斗,并称赞了阿尔托莉雅和迪尔姆德的战斗精神。后来兰斯洛特偶然回头看到阿尔托莉雅后突然发狂,不受控制地攻击阿尔托莉雅,而迪尔姆德也被其御主强制命令攻击阿尔托莉雅。被两方围攻的千钧一发之际,征服王伊斯坎达尔“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将兰斯洛特以及迪尔姆德的御主逼退,阿尔托莉雅和迪尔姆德也约定好日后再决一死战

  在远处暗中观战的“蓝胡子”吉尔·德·雷,将阿尔托莉雅的脸错认为法兰西的卫国女将贞德,当晚截住了阿尔托莉雅和爱丽斯菲尔乘坐的轿车。即使阿尔托莉雅一再否认,然而吉尔德仍然坚定地认为面前的少女就是自己信仰的圣女贞德,他决定拯救面前这个“被神诅咒的贞德”,随后自顾自离去。

  切嗣得知阿尔托莉雅中了宝具诅咒无法发挥实力,决定亲自前去暗杀迪尔姆德的御主肯尼斯·埃尔梅罗·阿奇博尔德。就在此次作战会议中,无论阿尔托莉雅如何试图与切嗣交流,他都不发一言,始终贯彻自己胜利至上、不择手段的作战方针,因而也与以骑士精神为荣的阿尔托莉雅产生了巨大的裂痕。

  与此同时,迪尔姆德与吉尔·德·雷也对爱因兹贝伦家族位于冬木市的城堡展开突袭,Saber被指派去阻挡Caster的攻势。吉尔·德·雷在阿尔托莉雅面前肆意虐杀诸多劫持来的幼童,试图“唤醒”阿尔托莉雅“作为圣女贞德的记忆”。愤怒的她立刻对吉尔·德·雷展开攻击,然而手上受到的诅咒令她根本无法发挥战斗力,战局僵持不下,就在此时迪尔姆德出现,他仍然谨记当初与阿尔托莉雅约定的决战,因此决定帮助她对付吉尔·德·雷。两人之间产生了极高的默契,很快就逼退吉尔·德·雷。出于对迪尔姆德的感激,阿尔托莉雅并未阻止迪尔姆德的离去

  阿尔托莉雅前往冬之堡森林中,见到了被言峰绮礼刺杀倒地的爱丽斯菲尔,在接触到她的身体时无意间注入了魔力,感受到自己主人存在的宝具阿瓦隆发挥了部分功能,身为宿主的爱丽丝菲尔也因此伤势痊愈,起死回生。

  作为“骑士王”参加了“征服王”伊斯坎达尔和“英雄王”吉尔伽美什的王者之宴,向两人阐述了自己对王道和治国之道的认识,却遭到其他两位王者的否定和嘲弄。

  阿尔托莉雅认为王必然孤高,国家想要强盛,民众首先要获得幸福,王应该为民众奉献自己的一切,否则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伊斯坎达尔却认为应该是人民和国家为国王奉献一切的君主至上制度,恰好与阿尔托莉雅相反。事实上,任何治国方针都需要针对当时的政局和形势,将自己的王道强加于其他王者的身上,往往都是错误的,这也导致了三王聚会中理念的碰撞。

  随后Saber与爱丽斯菲尔来到切嗣在冬木市购买的和式宅邸,而该宅邸正位于冬木市的灵脉上方,切嗣在此处布置了魔法阵。爱丽丝菲尔在此时露出了脆弱的一面,她作为人造人诞生的原因也曝光,原来她正是爱因兹贝伦家族在此次圣杯战争中用来承载圣杯能量的人形容器而已。

  未远滩之战中,吉尔·德·雷的Master被暗杀而死,阿尔托莉雅和迪尔姆德、伊斯坎达尔等人共同迎战吉尔·德·雷召唤的巨型海魔。就在众人束手无策之际,切嗣给出了唯一的应对方案,就是将阿尔托莉雅左手上的诅咒消除,而阿尔托莉雅也可以使用自己的对城宝具誓约胜利之剑对付海魔。迪尔姆德毅然决然自毁宝具,阿尔托莉雅的实力得以恢复,并立刻使用宝具“誓约胜利之剑”将大海魔与吉尔·德·雷瞬间灭杀。

  伊斯坎达尔解散了保护这片区域的固有结界后,与在一旁观战的吉尔伽美什交谈,认为阿尔托莉雅明明是一个应该享受幸福的女孩,却硬逼着自己作为男性活着,因此断定她绝对不会拥有真正的爱情。然而吉尔伽美什却认为这样耀眼美丽的人物只有自己才能拥有,打算将阿尔托莉雅娶回家。

  事件结束后,阿尔托莉雅与爱丽斯菲尔找到了迪尔姆德与肯尼斯的藏身处,并履行与他公平一决胜负的约定。决斗中,骑士王并未使用左手,而是仅仅以右手迎战,这是出于对迪尔姆德自毁宝具的尊敬和公正。然而,切嗣却在此时利用签订自我强制证文的主意逼迫肯尼斯命令迪尔姆德自杀,而这场永远也不会有结果的决斗也滑稽的落幕了。此后,被强行看清现实的阿尔托莉雅与切嗣更加势同水火。

  爱丽斯菲尔被伪装成征服王的兰斯洛特掳走,阿尔托莉雅驾驶摩托车追逐搜寻对方,并巧合地遇上了路过的真正的伊斯坎达尔,因此追逐的对象也完全错误了。经过一番追逐战,阿尔托莉雅怒急攻心将伊斯坎达尔的宝具“神威车轮”摧毁,发现对方离了宝具而无法正常飞行并带走爱丽斯菲尔后离去。

  圣杯战争的最后一天,阿尔托莉雅在地下车场与兰斯洛特相遇。短暂的交手后,阿尔托莉雅这才判断出这个Berserker一定是自己以前认识的某位骑士。知晓对方的真实身份几乎失去战意,又回想起三王盛宴中伊斯坎达尔对自己所言,令她不由得开始相信兰斯洛特的疯狂是出于对自己的仇恨,因而任由对方蹂躏。阿尔托莉雅在最后关头回想起自己签订契约,参加圣杯战争的目的,终于迎头反击,在Berserker的御主间桐雁夜失去魔力之际,用隐形剑杀死兰斯洛特,身心也遭受重创。

  兰斯洛特断绝了与间桐雁夜的契约关系后恢复了理智,并将自己疯狂的真实原因告知了阿尔托莉雅。原来因为自己与王后格尼薇儿的精神恋爱不仅触及当时主流宗教的底线,也玷污到阿尔托莉雅身为一国之君私生活方面的整体形象,他一直以来都渴望着王能够惩罚自己,虽然在剑栏之战前王无比仁慈的原谅了他,但这也导致兰斯洛特无法原谅自己。在最后消失之际,兰斯洛特对阿尔托莉雅表露了自己对王的热爱和忠诚,对于他们圆桌骑士而言,她就是最好的王。每个人都是这么想的。

  更加坚定了要改变过去,拯救不列颠和自己战友的信念的阿尔托莉雅,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来到舞台中庭,却被等在这里的吉尔伽美什强制求婚,她深感对方的要求莫名其妙并严词拒绝。正在此时,切嗣赶至,就在阿尔托莉雅满怀期望地希望切嗣帮助自己得到圣杯之际,却被切嗣连续使用两枚令咒,强迫阿尔托莉雅将圣杯破坏。圣杯被破坏后,内部的“黑泥”洒落人间,将冬木市毁于一旦,杀死了当地几乎所有的人。而圣杯的毁灭也令阿尔托莉雅无法维持在现界,回到将死之际的剑栏之丘,于绝望之中再次看到了召唤自己的光芒

  距第四次圣杯战争10年后的2004年,第五次圣杯战争突然爆发,违背了原本60年爆发一次的规律。阿尔托莉雅在剑栏之丘感受到召唤的光芒后,重新燃起了夺取圣杯的希望。

  ,十年前冬木市被毁于一旦时,被绝望的卫宫切嗣拯救出来的唯一一人,切嗣收其为养子,居住于冬木市的卫宫宅邸,并将传说中亚瑟王的宝具阿瓦隆植入士郎体内。也正是因为士郎体内的阿瓦隆作为圣遗物,以及与卫宫宅邸仓库内由切嗣于十年前布置的魔法阵形成共鸣,阿尔托莉雅才能再次作为Saber被召唤至此。但由于此次召唤并非正式,两者本来应该联系的灵脉处于断线状态,Saber完全没有汲取到御主士郎的任何魔力,只能凭借自身作为从者的魔力迎战。因此其作战性能比第四次圣杯战争时差了许多,与生前战斗力更不可相提并论

  被召唤后,立刻与Lancer展开激战,双方白刃战中,Saber凭借风王结界形成的无影剑占据了上风,Lancer立即使用宝具“刺穿死棘之枪”。Saber凭借直感勉强躲开了Lancer的必中之枪,却留下了偌大的伤口

  a,她也凭借此次战斗猜出了Lancer真名正是凯尔特传说中那位伟大又嗜血的阿尔斯特英雄库·丘林。Lancer被迫于其御主的命令离去后,Saber希望士郎用魔术替她疗伤,但士郎无能为力,无奈之下只能用自己的魔力尽力修复那带有不可治愈诅咒的伤口。

  此时Saber再次感受到有其他从者的气息,立即出门迎战,遇上因为战斗波动而前来探查的远坂凛以及Archer卫宫。

  注:第五次圣杯战争后的剧情,共分为三条线路,每条线路中剧情走势完全不同,可看作平行世界关系。

  Saber瞬间击败Archer,正要杀死对方时被士郎制止。士郎与远坂凛暂时结成同盟关系。士郎随远坂凛前往冬木市的言峰教堂会见了神父言峰绮礼,并对圣杯战争有了大致的了解。

  一行人回家的路上,碰见了带着Berserker赫拉克勒斯伊莉雅丝菲尔·冯·爱因兹贝伦,双方展开激战。士郎作为御主的情况下,本就已负伤的Saber的战斗力远远无法正常发挥,一照面就被强大的Berserker武力压制。Saber作为一国之主的自尊令她绝不服输,身为从者更是无法容忍自己的御主受到伤害,然而士郎从未将Saber看作一个从者,而是打心底将她视作一名需要保护的女性来看待。在Berserker即将杀死Saber的前一刻,士郎挺身而出挡在了Saber的身前,承受了这致命的一击。伊莉雅看到士郎竟然愿意舍命救人,内心混乱之下决定暂时放过他们。

  士郎体内有Saber的宝具阿瓦隆,第二天便恢复了伤势。远坂凛认为士郎不应该将自己暴露在危险之下,因为从者是不在乎生死的,而士郎却仍然坚持认为Saber是一个需要保护的女孩子。

  士郎在卫宫府邸的剑道场找到了Saber,此刻Saber已换上了远坂凛赠与的服装,阳光下的少女身姿无比美丽。明明外表只是一个十四、五岁的欧洲少女,但身上的高贵气质以及那剑一般锋利的气势令人难以忘怀,士郎看得呆了。

  Saber认为士郎昨晚的行为过于莽撞,并认为自己是士郎的“剑”,而非是什么需要保护的女孩子,士郎首次对Saber的内在有了些许了解,更加坚定了要保护她的信念。

  由于Saber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英灵,无法做到完全的灵体化,因此也需要睡眠和进食,无论在睡觉上还是吃饭上都堪称一绝,而士郎的高超厨艺正中Saber的芳心。士郎担心Saber的生活太过孤独,决定将她介绍给其他人,经常来卫宫家做客的藤村大河以及间桐樱也第一次见到了这位美丽的“外国少女”。因为不方便将圣杯战争的事情告知给普通人,藤村大河和间桐樱直接误会了两人的关系。

  在这期间,柳洞寺内的Caster美狄亚大面积吸取冬木市普通民众的灵魂力量,试图积蓄魔力以应对圣杯战争,士郎从Rider美杜莎处得知了此事。Saber认为作为从者应该和御主住在同一个房间以保证安全,但士郎却出于传统世俗思想认为很不妥。

  对于Caster的事件,士郎认为Saber不应该参与进去,并认为这是一个陷阱,且Saber如今仍然身负伤势不适合战斗。然而Saber认为身为从者却逃避战斗是可耻的行为,士郎作为圣杯战争的御主之一却如此被动,最终必然会吃亏,两人在此事产生了分歧。Saber趁士郎熟睡之际,独自一人前往柳洞寺,遭遇看守寺门的Assassin佐佐木小次郎。士郎作为Saber的御主,感应到Saber正处于战斗中,立刻赶到柳洞寺现场,而Saber与Assassin的“只属于你我的较量”也不得不中止。由于士郎无法给Saber提供任何魔力,Saber只能依靠自身魔力维持在现界,经过一番战斗后再也无法强撑,倒在士郎怀里。

  士郎将Saber背回家,不久后Saber恢复意识,再次询问士郎为什么一再阻止她参与战斗,对于士郎将她“视作妇女而非战士”感到非常不满,士郎则认为自己才应该去战斗。在一旁的远坂凛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士郎只是不希望Saber受伤,比起自己会受伤乃至于死亡,毫不作为才是最可耻的。Saber意识到士郎的价值观与自己颇为相似,决定亲自教他剑术。第二天剑道场中,士郎被Saber轻易击败,但是仍然无数次地奋起反击。Saber最欣赏的就是不服输、不断努力的人,面对情绪低落的士郎露出了罕见的温柔笑容,并称赞士郎的攻击充满了力量,士郎却红着脸不敢直视Saber。

  士郎被间桐慎二骗到学校内,Rider出手攻击士郎,士郎牺牲一次令咒召唤出Saber解除了困境。事后,Saber再次与士郎对峙,想彻彻底底地了解士郎的想法。士郎唯独在“不想看到Saber受伤”上绝不退让,Saber接受了他这个顽固的想法,并微笑着说“我是你的剑,除了我还有谁会成为你的力量呢”。

  士郎决定立刻找出Rider的御主所在的位置,因此两人在市内各处进行魔力搜寻,但以无果而终。在公园内的躺椅上,Saber看出士郎的疲倦,主动提出“膝枕”。通过交谈,Saber得知了士郎的身世,并称士郎应该更珍惜自己。

  晚上二人继续搜寻,并在市内发现了Rider的身影,Saber使用宝具“誓约胜利之剑”瞬间将之击杀,而魔力的大量消耗再次令Saber昏迷不醒。昏迷中的Saber与士郎之间共通了梦境,士郎梦见了Saber部分生前的经历,对她产生了更深刻的认识。随后在街上游荡思考如何帮助Saber补充魔力的士郎,被伊莉雅抓到了冬之堡中。

  清醒过来的Saber虽然身体极度虚弱,但发现士郎失踪后立即与远坂凛前去寻找。循着与御主之间的联系,Saber、远坂凛以及Archer潜入了城堡,并找到了士郎。众人正准备逃出去,却发现这一切都是伊莉雅的陷阱,她打算将所有人一网打尽。

  经过一番苦战,在Archer舍弃生命的拼死掩护下,众人才逃了出来。失去了从者的远坂凛认为唯一的希望就是Saber,但她又指出Saber的魔力已经完全不能支撑肉身,必须进行魔力补充。Saber没有任何反抗能力,在远坂凛的指导下,士郎与Saber成功补魔。得到了士郎的魔法回路后,Saber可以接受魔力的供给。两人的关系也在此刻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而Saber终于解放出自己身为女性的一面。

  Saber、士郎、凛齐心协力下压制了Berserker,但却被伊莉雅告知想要彻底击杀Berserker还远远不够,强大的宝具“十二试炼”令其拥有着12条生命,想要彻底杀死他,还需要击杀另外的7次。就在Berserker即将杀死凛的时候,士郎投影出曾经早已消失的石中剑“Caliburn”,与Saber齐心协力一剑七杀,彻底灭杀了Berserker。

  伊莉雅并没有被杀死,士郎认为她只是一个孩子,决定留她住在卫宫府邸。自此开始,不仅是士郎能够梦见Saber的梦境,Saber也梦到了士郎的过去,对士郎“牺牲自己救助别人”的价值观表达了反对,这令她回想起自己的前生,两人在这一方面竟是惊人的相似,Saber不希望士郎重蹈她的覆辙。

  后来众人从伊莉雅口中得到了新的情报,原来那个守门的Assassin并非真正意义上召唤的从者,而是由Caster召唤的伪Assassin。众人前往Caster所在地,Saber与伪Assassin再次对决,凭借直感躲开了佐佐木小次郎的秘技“燕返”,并将其杀死。Caster声称要将Saber变成自己的仆人,从第四次圣杯战争中存活下来的Archer吉尔伽美什突然出现,怒斥Caster的无知并声称骑士王是他的东西,随即直接灭杀了Caster以及她的御主葛木宗一郎,士郎一行人趁机逃离了此处。

  在Saber的讲述中,众人得知了吉尔伽美什的强大,士郎也得知了吉尔伽美什曾向Saber求婚的往事。心烦意乱的士郎向Saber询问得到圣杯后的打算,Saber表示不会留在现界,而是会回到过去重新选定一个王,拯救过去的不列颠。士郎愤怒地斥责Saber不应该活在过去而是珍惜当下,Saber说出了上一次圣杯战争的事迹,士郎得知了自己的养父卫宫切嗣正是上一届圣杯战争时Saber的御主以及两人之间的矛盾点,同时也得知一旦圣杯消失,从者也会从这个世界消失。

  士郎不想失去Saber,早在第一次遇见她的那一刻起,他就深深迷上了这位美丽的金发少女骑士。他想通过与少女骑士约会进一步打动她的芳心,在一家玩偶店中,Saber对一只狮子玩偶表现出了强烈的兴趣,这是因为她回想起自己生前曾经养过的小狮子。由于士郎的言行而羞恼的Saber走出了玩偶店,士郎偷偷将这个玩偶买下,但直到最后也没能送出去。

  两人最后走到那座贯穿两次圣杯战争的冬木大桥上,士郎再次劝说Saber,他认为已经发生过的事情,再怎么无法接受也是无法改变的。她非常愤怒地反驳士郎,认为他不理解自己。士郎气愤之下抛下Saber,独自回了家。他并不是责怪Saber的固执,而是气愤自己无法帮助她,对自己的无能为力感到恼恨。直到晚上,士郎突然意识到Saber还没有回家,立刻赶回冬木大桥上,发现Saber仍然站在原地,士郎态度强硬地要将她带回家。

  Saber听话地跟着士郎走,在路上撞见了等候已久的吉尔伽美什。此刻状态极差的Saber完全不是吉尔伽美什的对手,被轻易击败重伤,并被逼迫答应他的求婚。Saber奄奄一息地叫士郎自己逃,但士郎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即使双方的战斗力差距宛若天堑,即使一次次被吉尔伽美什重伤,士郎始终抱着必死的信念守护着自己喜欢的姑娘。生命攸关之际,士郎魔法回路全开,召唤出体内的剑鞘阿瓦隆,Saber将剑与剑鞘复原爆发出强大的力量,吉尔伽美什见势不妙立即选择撤退。

  “——终于明白了。原来士郎,就是我的鞘啊。”Saber拥着重伤的士郎,心中百感交集。回到家后,为了照顾身体虚弱的士郎,Saber决定亲自下厨。然而前生作为王而诞生,完全没有任何一点家政能力的她,将砍人的诀窍用在了切菜上。士郎对Saber的倔强没有一点办法,只能靠在她的身后,抱着她的身体教她做饭,并首次对Saber告白,希望她能永远陪在自己身边,而不是去考虑重新选王的问题。

  对于士郎的请求,Saber虽然内心挣扎,但仍然无法放弃那刻骨铭心的愿望,她试图推开士郎,却根本提不起一丝力气,最后千言万语都被士郎的一吻封在了口中。即使极度贪恋那个温柔的怀抱,即使无比享受那种从未有过的、被保护的温暖,但Saber最后还是狠心地选择只作为士郎的从者。

  失意的士郎来到言峰教堂,想要找言峰绮礼寻求帮助,却发现原来言峰绮礼正是一直隐藏在幕后的Lancer的御主。发现士郎再次失踪的Saber再也克制不住内心的感情,一直以来试图欺骗自己的枷锁也逐渐崩裂。圣杯战争第十四天,Saber通过远坂凛的推理得知士郎很有可能在言峰教堂,她毫不犹豫地冲了过去,发现正被言峰绮礼拷问的士郎以及拦在面前的Lancer。

  Saber抱着士郎,回想起数次与士郎梦境相通,敬佩于他勇往直前、一直坚持的理念“无论过程多么痛苦,也不能否认过去的自己”,感动于士郎无论如何被拷打也绝不向圣杯的诱惑低头的骨气。她终于放下了一直凝聚在心头,挥之不去的执念。走自己认定的路,坚持自己的理想,尽管最终的结局仍然是毁灭,只求一个问心无愧。士郎对自己的憧憬,也许是因为自己的过去正是士郎所向往的未来吧。

  她用阿瓦隆的治疗效果将士郎身上的诅咒效果去除,此时吉尔伽美什再次登场。言峰绮礼也愉悦地将圣杯邪恶的本质讲述给众人听,Lancer这才发觉言峰绮礼已经违背了自己的信条,当场反水,协助Saber与士郎逃离了言峰教堂,自己却被吉尔伽美什杀死。

  两人在夕阳下互通心迹,Saber将自己的一切托盘而出,并向士郎致以感谢以及歉意。他们决定毁掉这个邪恶的圣杯,不同于第四次圣杯战争中滑稽的落幕,这一次Saber是心甘情愿的。

  他们互相为彼此的“剑”和“鞘”,又拥有一致的人生理想,是一对天作之合的灵魂伴侣。而一旦圣杯被毁掉以后,Saber将注定无法维持在现界,两人却都不约而同地没有提及此事。

  最终决战,面对吉尔伽美什和言峰绮礼的双重压制,Saber与士郎陷入苦战,处于被绝对压制的状况下,关键时刻士郎再次投影宝具“遥远独立的理想乡”。在这近乎绝对遮断结界的辅助下,两人同时击败了各自的对手。最后,Saber接受了士郎的最后一枚令咒,将圣杯再度摧毁。

  一切结束后,在晨光的照耀下,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不再是以王的身份,而是以一名爱上了人类少年的普通少女的身份,对士郎表达了自己作为人类的爱。在少年深情的目光中,少女的身姿消散于长空之中。

  阿尔托莉雅回归了她原本的时代,正是她弥留之际,即将死去的前一刻。不同于第四次圣杯战争后的绝望,这一次,她带着满心的释然,接受了那既定的命运。由于不再渴望那所谓的圣杯,因此与阿赖耶的契约也随之背弃消失。

  她用虚弱的声音,面对最后守护在身边的圆桌骑士贝德维尔,要求他将那把插在剑栏之丘的湖中剑还给湖之精灵。最后,神态安详的阿尔托莉雅微笑着喃喃自语着。

  从教堂回家的路上,遇上带着Berserker赫拉克勒斯的伊莉雅丝菲尔·冯·爱因兹贝伦,双方展开战斗。虽然身负伤势,但Saber凭借地形的优势仍与Berserker打得近乎势均力敌,并收割掉Berserker十二条生命的第一条,在她想要更进一步反击时,Archer对整个战场的远程偷袭轰然而至,幸而士郎拉着Saber离开战斗区域才得以避免遭受无妄之灾。

  第二天早上,对士郎讲述了圣杯战争的规则后,Saber决定前往士郎的学校调查是否存在潜在的危险。白天,士郎和Saber学习剑术。晚上,士郎则和往常一样在后院的仓库练习“投影”,Saber也认识到士郎认真刻苦的一面。深夜,因为过度疲劳而沉睡过去的士郎被Caster美狄亚引导至柳洞寺,目的是为了夺取士郎手背上的令咒。Saber察觉士郎的突然失踪,立即前往柳洞寺,和Assassin佐佐木小次郎展开对决。本应是盟友的Archer突然袭击并重伤士郎,Saber立即上前保护自己的御主,而Assassin认为Archer打扰了自己和Saber的对决,决定出手阻挡Archer。

  次日,Saber被士郎召唤至学校,对抗间桐慎二和Rider美杜莎,在确认间桐慎二是否为真正的御主时,却发现Rider已经被用极其残忍的手法杀死了。

  同样是为了确认老师葛木宗一郎的真实身份,士郎一行人在晚上埋伏在老师的必经之路上,saber偷袭成功后确认葛木宗一郎确实是Caster的御主。然而令人震惊的是,尽管Saber根本无惧Caster的任何攻击,被Caster施加强化状态后的葛木宗一郎却压倒性的击败了Saber,凛和士郎也毫无抵抗能力。Saber想要解放宝具反击前,葛木宗一郎直接带Caster撤退。

  在难得的空余时间里,Saber如影随形地跟随着士郎,即使在士郎与凛的约会途中,Saber也丝毫不在意地享受着美食的味道,并享受了现代社会的很多娱乐设施。然而,在他们回家的途中,Caster以藤村大河为人质出现在众人面前,Saber直接攻击Caster,战斗途中却被士郎用令咒制止而导致身体无法动弹,Caster趁机使用宝具“万戒必破之符”夺取了Saber的控制权,士郎也因此失去了御主的身份。Caster控制Saber欲要杀死凛和士郎,但Saber拥有强大的对魔力而暂时抗拒了Caster的命令,士郎和凛得以逃脱。Saber则被Caster俘虏到作为新基地的教堂中,被不断的折磨。

  为了救出Saber,士郎和凛决定前往教堂,然而,Archer却在关键时刻反水,依靠Caster的宝具“万戒必破之符”切断了与远坂凛的主从关系,被认为已无威胁的士郎和凛只能灰溜溜地离开。

  获得Lancer的帮助后,由Lancer拖住Archer,而士郎与凛再次来到教堂面对葛木宗一郎和Caster。就在士郎与凛即将扛不住Caster的攻击时,刚刚和Lancer对决完毕的Archer突然出现并再次反水,杀死了Caster和她的御主葛木宗一郎。Archer直言到目前为止的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内,他的最终目的是为了杀死士郎。生死关头,远坂凛决定和Saber签订契约,以素质极高的远坂凛作为御主的Saber终于解放了自身强大的力量,直接将Archer逼退。

  后来在艾因兹贝伦城堡中,Saber目睹了士郎与Archer的对决。第四次圣杯战争的吉尔伽美什出现并解说了圣杯邪恶的本质,Saber决定与士郎和凛一起破坏掉圣杯。远坂凛计划让Saber与吉尔伽美什做最终对决,与此同时他们去破坏圣杯。但是Saber前进的路上却遭遇了正在缓缓消失的Assassin,破坏了原本的计划。

  Saber击败Assassin后,千钧一发之际将士郎从吉尔伽美什手中救下。士郎让Saber先去破坏圣杯,而他自己将独自面对吉尔伽美什。凛为了拯救间桐慎二而被困在圣杯内,导致Saber无法将圣杯破坏,幸而得到暗中行动的Archer的帮助,凛和间桐慎二得以脱困。Saber最终使用强大的宝具“誓约胜利之剑”将圣杯破坏。

  圣杯的消失,意味着Saber无法继续留存于世间。虽然她本身的问题仍然没有得以解决,但在拜托远坂凛守护士郎后,还是心怀欣慰的消散了。

  圣杯消失后,依靠凛的魔力留存在世间,成为士郎的剑术教练。她相信有朝一日会从士郎身上得知关于自己过去道路是否正确的答案。

  头三天是跟Fate路线一模一样,但是Saber舍命救助士郎的行为,却相比Fate线来说,并没有在士郎心中有很重的分量,因为此时的士郎心里是早在圣杯战争之前确立恋爱关系的间桐樱。Saber将圣杯战争的规则和目的解释完毕后,又提到了伊莉雅丝菲尔·冯·爱因兹贝伦和爱因兹贝伦家族的渊源问题,以及伊莉雅对他们有这么强烈的敌意的缘由。

  Saber建议士郎亲自前往教会,向神父言峰绮礼询问答案,尽管她非常不乐意与这位神父接触,但她坚信言峰绮礼肯定会清晰地回答任何问题。

  在去往教会的途中,Saber告诫士郎不要将自己被再次召唤的事实告诉言峰绮礼。 从言峰绮礼处得知了答案的士郎走出教会,发现Saber忧虑的神情很有趣,他决定正式和Saber确立主从关系。

  士郎和Saber决定在夜晚彻查冬木市,Saber敏锐地察觉到了有一个从者正在吸食某人的精力。到达现场后发现Rider美杜莎和其御主间桐慎二正在为了积蓄魔力而捕猎一名女性。Saber快速迎战并轻松解决了Rider,在他们处置间桐慎二之前,间桐脏砚突然出现并救下慎二,士郎不得不与之讲和。尽管Saber还想继续战斗,但还是无奈选择带着那位受伤的女性前往教会治疗。教会中,士郎下定决心要中止这场圣杯战争,Saber也表示永远不会辜负士郎对她的信任。

  次日晚上,根据远坂凛提供的线索,士郎与Saber决定前去柳洞寺探查情况,但是他们在山门只发现了一把正在消逝的武士刀。进入寺庙后,他们发现Caster美狄亚正站在一具尸体面前,面色狰狞,手拿着一把弯曲地不成样子的纤细小刀。Saber认为Caster杀死了自己的御主,暴怒之下冲上前去瞬间秒杀了Caster(剧场版并没有看到这一场景)。

  第三个晚上,Saber察觉到公园里存在从者气息,士郎随她一同前往,发现间桐脏砚正在与远坂凛对峙。本来已经死亡的Caster却被脏砚制作成了傀儡,在他看来从者只不过是作为工具而存在罢了,Archer和Saber都对此嗤之以鼻。Saber去解决傀儡Caster,而Archer直接将脏砚劈成两半,然而脏砚的生命力极其顽强,快速匍匐逃走了。

  可是,公园中发生了更加恐怖的事情。一个神秘的黑色影子出现在了公园,黑影使在场的所有人都战栗不已,尤其是在场的从者更加无法动弹。黑影直接向远坂凛发动了袭击,士郎推开凛后,自己却被黑影唤醒了黑暗的潜意识。从黑影处脱身后,Saber抱着无意识的士郎回家,被吃醋的间桐樱怒斥,质问她的来历。

  Saber与士郎察觉了柳洞寺的异常,再次前往调查时遭到了真·Assassin哈桑·萨巴赫的狙击。Saber与之展开激战,凭借强大的实力,Saber一直压制着真·Assassin,然而对方凭借着避风的加护,数次避开了Saber的致命攻击。 当Saber发觉这是对方将自己从士郎身边引开的诡计时,为时已晚,她被黑影无情地吞噬。

  最后一刻,Saber想着自己辜负了士郎的期望,满心悔恨地说了一句“对不起——士郎”,随即被黑影吞噬。

  被黑影吞噬后成为了黑樱的从者Saber(Alter),最终被士郎所杀。最后,她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默默地看着士郎的眼睛。

  在梅林的帮助下与士郎在星之内海——阿瓦隆(Avalon)中相遇,不老不死,长相厮守,全篇仅仅两句对话——

  2005年Fate/hollow ataraxia(TYPE-MOON发售的PC平台的文字冒险游戏)

  ricordanza - Fate/stay night TV song collection

  Fate/secret book《Fate/stay night 无限の解析》—2005年1月号

  Fate/secret book《Fate/stay night 无限の解析》—2005年8月号

  Type-Moon.《Fate/complete material III World materia》.左右Status的要素

  官方设定集《Fate/Grand Order matcrial I》——阿尔托利亚·潘德拉贡(Saber)

  Type-Moon.《Fate/complete material II Character materiall》.誓约胜利之剑(Excalibur)

  Type-Moon.《Fate/Side Material用语辞典》.遗世独立的理想乡【宝具】

XML地图 网站地图